巧克力贩子

忧伤逆流成热可可的一块饼干

关店

转眼间快500粉了,不多不少的数字,走到这一步完全是个意外。
现在一回头基本都是黑历史(坑ooc坑抹布坑贵乱坑),不过写评点心的小天使和美好的回忆也很多,总的来讲是相当幸福的一段时光了。

总是拖总是坑的自己大概是改不了的了,也挺对不住被我坑了的大家……
在这个lof被永久停用之前,要是还有人在意某个坑的后续的话,我就整理一下大纲发上来。

感谢,比心,以及有缘再见。

Lof要屏蔽海外用户?不是吧?!

月歌手游台词杂选·双队长


*新粉,渣翻
*一些礼物特殊对话WB上有太太翻译,我就不献丑了(比如说某粉丝俱乐部6号会员卡和来自某人的大量回信什么的



隼:今天是始新作周边的预约开始日,查看一下预售网址~

隼:始的粉丝俱乐部会刊……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是那么棒……简直无上幸福……!

隼:[阅读]fufufu……
[①在读些什么?]
隼:fufufu……是我整理出来的始的sweet memories哟。
隼:我把始出现过的杂志和报道全都分保存用和观赏用买了,就是这样整理总结的。
[②跟始桑有关吗?]
隼:fufufu……你还挺敏锐的嘛?……可以的话要不要一起来鉴赏始的美好姿态?
[③这个笑容……]
隼:我的笑容今天也这么灿烂,是因为内心对始的爱满得要溢出来哟。

隼:嗯,这个月也要把刊登了始的杂志备好保存用和观赏用的份!

隼:只是在查看始的情报,居然已经这么晚了吗。差不多也该睡了吧~

郁:哈……隼桑太过戏弄始桑了,好像又想尝一发铁爪功。

隼:好像跟始对上视线了。

隼:啊啊……抱着始的兔玩偶的话,就会特别安心治愈!这就是……爱!

隼:我很擅长魔法。从暗黑魔法到神圣魔法,诅咒也好治愈咒语也好,什么都办得到。
隼:这个合宿里的动物有一部分是我从魔界召唤来的朋友。要是时空不会扭曲的话,今后还会增加数量的。

隼:[玩游戏]呼嗯,这里的话配置一下Diablo……

始:[玩游戏]游戏什么的……不太会玩啊。
始:嗯?啊咧?……想打开菜单的话要按哪里来着?

始:新发来的信息?“Diablo在宿舍里暴走”、什么?!
始:……隼!你要好好管理魔界生物啊。

始:这堆成山的礼物……虽然很高兴,但是我的房间又放不下,怎么办好呢……
始:……特别是粉丝俱乐部的6号会员,每次都送来大量的礼物,真困扰。

隼:我最喜欢人类了。无论是日渐衰老的长者、还是无垢的幼童,都给予同等的爱。
隼:……我所领导的Procellarum的大家,是在这当中我最爱、也最想守护的存在……啊啊,当然了始也是♪

隼:哈啊……今天也依旧厨着始,仿佛身体被掏空。
(对不起、还是上原文吧…:はあ……今日も始が尊い。しんどい。)

隼:呼呼呼……对我而言,倒是想以此为契机、把和始单独二人的交换日记作为后续的程度呢。

始:(冷汗)……又是隼发来的信息吗。真勤奋啊……
始:“现在正在喝的热可可,是新作品呢♪”……?……到底是从什么地方(偷)看着啊。

隼:啊啊,真是一次充实的外出。和始一起两个人看到的道路角落怒放的花,可爱的小孩子们,自动贩卖机……
隼:跟始在一起的话,无论看到什么都感觉像美好的艺术品一样!要是时间能这样永远停止就好了……
始:不,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,要是有真心想将这个实现的意思、可不是开玩笑的啊?

隼:啊啊!和始单独二人一起散步什么的!还有比这更美妙的时刻吗!?
始:……你总是这么兴致高昂呢。老是这样不会觉得累吗?
隼:呼呼呼。在所爱之人面前,怎么可能露出疲惫的样子来嘛!
隼:……而且,我又和肉体上的疲劳无缘来着。

始:……真罕见啊。隼,你居然会下厨什么的……你,会做料理吗?
隼:呼呼呼……我呢,只要想干还是能办到的。特别是为了心爱的始的话,就算是全套法国料理也能做给你看哦!
隼:那么……接下来就说一下惯例的“那个”吧?
隼:要先用餐吗?还是先沐浴?……又或者说~
始:用餐。
隼:秒答!……啊啊好冷淡!但是这样cool的始好喜欢!最喜欢了!
始:……啊啊。还有,以防万一,你能先尝一口试试看吗?
隼:不错呢,这个警戒心!我不讨厌哦!
始:你还真是不灰心啊。

隼:呼呼……呼呼呼……
始:……在一个人笑着什么呢,隼?
隼:啊咧?始在这里!?莫非我溢满的想象力终于让始实体化了吗!?
始:在说些什么奇怪的话啊……我是真正的“睦月始”。
隼:这样啊……直到刚才我还在幻想着始……不、梦着始的事情……还以为…⋯
始:…………
隼:始!?为什么默不作声地上了铁爪功!?
始:……不知不觉间就。
隼:啊啊啊啊啊--!?脑袋!要缩小了!物理意义上地!……尽管如此这也是奖赏!万分感谢!

始:来得正好。隼,我想要练习这次Live的动作,能陪一下我吗?
隼:呼呼呼。若我能胜任的话自然非常乐意。
始:那么……我们上吧,Six Gravity!
隼:啊啊啊啊--!始!好帅啊啊啊--!
始:……不,这里你该说“来吧、Procellarum”才对吧?
隼:说着我的台词的始也是超级帅气又性感!真是欲罢不能!!
始:……给我好好工作。


月歌手游台词杂选·梦话


*把台词存货都发上来
*新粉,渣翻,轻拍



【黑组】


驱:Zzzzz……晚安~
驱:嗯……可乐饼……去散步吧……
[①驱!特价的时间到了!]
驱:哎!?哪个超市!?什么东西、打多少折!?
[②戳一下脸颊试试看。]
驱:嗯……可乐饼?……已经到散步的时间了吗……?
[③暗中观察。]
驱:Zzz……呼呼呼。已经吃不下了……呼呼呼。
驱:Zzz……吐槽之拳……Zzz……

始:还有……1个小时……只要30分钟就好……就这样继续……
[①已经是早上了。]
始:!?……睡过头了吗?……什么嘛,还没到起床的时间。
[②戳脸颊。]
始:唔嗯……怎么了?
[③挠一下肚子试试看。]
始:黑田?……嗯,好痒……
始:别再碰奇怪的地方了……

恋:呼哇……晚安~
恋:唔哇?!痛痛痛……从床上掉下来了啊。
恋:……我睡相很差对吧……(打哈欠)回去继续睡。
恋:Ha、始桑!铁爪功……Zzz……
[①爱酱来了哟。]
恋:哎!?a、爱!?为什么会在这里!?
[②那边的角落里……]
恋:唔呀啊啊啊啊--!?怪、怪物!?在、在哪!?
[③暗中观察。]
恋:呼呼呼呼……堆成山的薄烤饼……嚼嚼……咕。

春:唔…好困。
春:嗯……黑田。那个花可不能吃哦……Zzz
[①黑田在床上。]
春:哎!?黑、黑田终于要亲近我了吗……!?……呃、根本不在啊……是做梦了吗?
[②戳脸颊。]
春:嗯……已经到起床的时间了?眼镜……眼镜……
[③暗中观察。]
春:这、这是!?眼镜界的传奇所作的……
春:……幻之玳瑁框……眼镜……Zzz……

新:Zzz……草莓……牛奶……
新:Zzz……还是很困……
[①水豚在阿根廷叫什么名字?]
新:是carpincho……Zzz……
[②帮帮我!失恋红战士!(*1)]
新:恋心萌动嗨哟!……啊咧?迷失在失恋之痛中的羔羊在哪里?
[③暗中观察。]
新:啊!那是!被誉为“传说”的草莓牛奶…!

葵:呼啊……困……
葵:黑田……毛绒绒的……呼呼呼……
[①锅要焦掉了!]
葵:哎!?不、不好了!……啊、什么嘛……原来是梦。
[②戳脸颊。]
葵:唔呼呼呼……黑田……好痒啊……Zzz
[③暗中观察。]
葵: ……嗯、新……在那种地方睡着很危险的……


*1 官方的失恋战队梗,新是队长(失恋曲排行榜第一)所以是失恋Red(特摄片梗)
*2 各种拟声词乱编……




【白组】


泪:呼哇……困……晚安。
泪:Zzz……郁君……真帅气呢。
[①早安啊泪。]
泪:……呼……呼……
[②戳一下脸颊试试看。]
泪:嗯……大和?
[③暗中观察。]
泪:布丁……一大锅的布丁……呼呼

海:……Zzz……隼,diablo……要好好放进箱子里啊……Zzz
[①哇--!]
海:唔哇!?怎、怎么了!?这就是传说中的所谓“起床恶作剧”吗?
[②已经是早上了哦?]
海:嗯啊……?早上……?……可天这不是还很暗吗?
[③暗中观察。]
海:Zzz……那边的海里有鲨鱼吗……摄影师先生,现在由我来捕鱼!……Zzz

阳:Zzz……咖哩王子的宝座……不会让给别人的……Zzz
[①长月家的爷爷来了。]
阳:唔哎!?长、长月家的爷爷!?不、不好好保护头发的话!
[②Ja, Ja, heisser Sommer ist Wunderbar!]
阳:……Genau!Genau!Genau!Genau!……Zzz
[③戳一下脸颊试试看。]
阳:唔嗯……麦哲伦,很痒哦……

夜:嗯……白田……肚子毛茸茸的……呼呼呼。
[①请说一下“本大爷”风格的台词。]
夜:唔、唔……怎么这样……这么突然….…办不到啦……Zzz
[②鸡蛋的保质期限好像快过了。]
夜:哎、哎哎!?怎、怎么会!明明是昨天刚买的!这样一来就只能做全蛋宴了……啊咧?是梦?
[③戳一下脸颊试试看。]
夜:嗯……白田?是想一起睡……?那、过来吧。


郁:Zzz……泪,那边危险……Zzz
郁:唔嗯……泪,一起去跑步吧……咕。
[①早安。]
郁:唔……已经是早上了?
郁:还有…10分钟……5分钟就好……就这样继续……Zzz
[②准备--?]
郁:……咚!要破新记录哦……Zzz
[③戳一下脸颊试试看。]
郁:Zzz……笹熊1号……再让我稍微睡一会儿吧……

隼:……没睡着哦?
隼:……我是将世间万物都掌握在手中的白魔王……Zzz
隼:呼呼呼……始……
[①始桑来了。]
隼:哦呀,恶作剧可不行哦?
隼:我对始的气息比谁都要更敏感。他要是来了我会立刻知……Zzz
[②戳一下脸颊试试看。]
隼:嗯……怎么了?呼呼呼,你是个爱恶作剧的孩子呢。
隼:这样的坏孩子可是要被关进这怀抱里的哦?
[③暗中观察。]
隼:Zzz……呼呼呼,始……铁爪功是……奖赏……


月歌手游台词杂选·铁爪补习班





始:哈啊……恋那家伙,看样子很想尝尝铁爪功的滋味啊。


始:最近,因为某些人的关系我似乎被认为相当擅长铁爪功的样子……还真是有够困扰的?


恋:啊--!糟糕!再这样下去又要被始桑处以铁爪功之刑了!


恋:唔……明天有不擅长的英语的考试……虽然很讨厌,但不得不好好复习啊。

恋:如果成绩太差的话,始桑的铁爪功之刑就会在后头等着……好、好可怕!


葵:啊,这个地方向始桑请教一下吧……啊,这里也。


驱:啊-!恋真是的!那家伙又熬夜玩游戏了哦!?

驱:……明天的小考,要是考砸了被始桑罚铁爪功我也不管你了!


驱:话说刚才恋又惹恼始桑被赏了记铁爪功……明明好好开始学习就没事了。


始:真是的……等那些家伙来了……

〖1.在为些什么而生气?〗

始:恋、新和阳这帮家伙,似乎净拿到些独特的成绩啊……

始:只能开补习会了,吗?

〖2.冷静下来。〗

始:……明明只要好好干就能办到的,但却不这样做,所以才火大。因为懒惰而毁掉自身可能性,这种遗憾的事可不允许。

〖3.默默观察。〗

始:……那么,该怎么做好呢?


始:……明天铁爪补习班用的教材就这样子好了。


阳:啊~要学习了。不过铁爪补习班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,那个太可怕了。


阳:上次考试的结果有点不妙啊……这次要是不能拿到像样的成绩的话……

阳:……唯独始桑的铁爪补习班一定要回避啊我……


新:嗯……古文什么的不怎么懂啊。听起来就像外语似的。

新:老实说,始桑的歌最初听的时候感觉像咒语一样呢……那个,难道不是古文吗?


始:好了,那些家伙的成绩是……嘛,有好好学习是吗。



【附:拿着笔记本却说了跟学习无关的事的人】


隼:就算是我,偶尔也会好好工作的哦~?要问为什么的话,明天!是和心爱的始一起的工作(演出)哟!

 



【月歌】工作即娱乐

*哪怕有时差也还是迟了一天的接吻日全员文……

“诸君,可识此物?!”

大清早的就威风凛凛跨进客厅的恋,以一种过分严肃的姿态向众人展示手中的小册子。

--哇,又想了什么馊主意吗……
这是同龄好友们的想法。

--果然补习时间还有延长的余地吗。
这是前辈们的想法。

“你们听到了可不要吃惊!”恋的鼻子大概是要翘上天了,“千万别太吃惊哦?”
“给我好好说话,pink脑袋。”--来自从不好好说人话之人的手刀。

捂着脑袋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低吟,缓过神来的恋依旧兴致高昂:“你们知道吗、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接吻日!”
“接吻日!满载着少女青涩忧思和甜美幻想的日子!”

“失恋红战士,拜托了--”恋递过空气话筒。

新配合地将身体前倾对上话筒...

月歌手游台词杂选·舞台剧

*准确率为迷的翻译(;´∀`)
*手游入坑的新粉,请轻拍



【舞台剧】

黑组:


春:我现在正在检查这次黑组全员共演的舞台剧剧本。
[①好厉害啊。]
春:确实呢……虽然最近我们都很荣幸地收到了大量工作委托……
春:但全员参与的工作也相对减少了……我个人对这次的舞台可是相当期待的。
[②是讲些什么的?]
春:虽说似乎是改编自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,可登场人物全部都是男性。很独特呢。
春:(冒出小花)以及主人公“爱丽丝”的扮演者是恋,“白兔”则是驱哟……呼呼呼,很容易想象出来对吧。
[③请随便念一下台词!]
春:我负责扮演“疯帽子”,台词的话……那么就、“欢迎来到我们的茶会!”
春:说不定跟平时说的话没什么不同呢?

葵:唔…真难啊。
[①在做些什么?]
葵:其实…下次要在舞台上扮演“柴郡猫”来着。说到柴郡猫的话,就是总会露出得意又微妙的笑容的角色对吧。
葵:要一直保持那样的笑容比想象中的困难,所以就做了练习。
[②在读些什么?]
葵:是下次舞台剧的剧本哟。虽说是以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为基础的……
葵:因为是Gravi全员岀演的缘故,各种意义上来讲我都非常期待呢。
[③表情很奇怪呢。]
葵:(脸红)哎,其实没打算做奇怪表情的……
葵:不过,看上去是那样子的话,就说明我的演技还有很多改善的余地啊。

新:这就是下次舞台剧的剧本吗。
[①是个怎样的故事?]
新:好像是以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为主题啊。不过主演是Gravi的全员,也就是说登场人物全是men。
新:而且女主角爱丽丝是恋,这根本就萌不起来啊!
[②你要扮演的角色是?]
新:我是“睡鼠”。感觉一直在睡觉这点挺相配的。
新:顺便一提,“睡鼠”的英文名称好像和“山鼠”是一样的。
新:这是春桑告诉我的小知识。
[③对角色演绎的干劲如何?]
新:(微笑)嗯,大概会集中精神来努力打瞌睡的。

驱:呼呼呼……这个舞台剧的剧本真有趣!
[①是个怎样的故事?]
驱:改编自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的剧本,但是、登场人物全是男的!全是Gravi!真是大胆的安排啊!
[②驱要扮演什么角色?]
驱:我负责扮演“白兔”哦!搭档的恋则是“爱丽丝”……我和恋已经预定了要在舞台上来回跑动!
驱:呃,好像跟平时没什么不一样?
[③念一下台词看看?]
驱:哎?突、突然让我这么做有点害羞啊……不过我明白了!
驱:咳咳、那么开始吧!“糟糕了~!打工要迟到了~!好忙啊!好忙啊!”

恋:这次、Gravi的大家要一起岀演舞台剧了!好期待!
[①是个怎样的故事?]
恋:剧本在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的基础上进行了改编……不过!登场人物都是男的哦。很有意思对吧!
[②恋要扮演什么角色?]
恋:我居然是主人公哦!作为爱丽丝去追白兔驱!
恋:(脸红)……啊,顺便一提没有裙子什么的哦?不会穿女装的!
[③来念一下台词吧!]
恋:哎!那个、稍等一下……那就这个吧!
恋:“为什么无法回到昨天呢,因为今天的我已经不再是昨天的那个我了。”

始:我现在正在念舞台剧的剧本……对了,能陪我练习一下对白吗?
[①不胜惶恐!]
始:没必要这么紧张……只是练习而已,放松一点。
[②是个怎样的故事?]
始:虽然是以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为基础的剧本,但角色全员包括爱丽丝在内都是男的。
始:顺便一提,我是黑国王。不过话说回来 ,“不可思议王国”(*1)啊,之前好像也做过相似的梦来着?
[③我会努力干的。]
始:那么、你就是恋扮演的“爱丽丝”了……把无礼之徒的脑袋给我砍掉!


*1 可能是指全员兔耳化的特典Drama:av6675192



白组:


海:哈哈哈!这个《新版灰姑娘》的剧本还真是有趣!
海:不过啊……就算只是演戏,要去欺负夜的话还是会不好意思的……
海:嗯?我的角色?是“继母”哦。

泪:下次的舞台剧是夜主演的《灰姑娘》。
泪:Procella的大家都会岀场哦。我演的是……“魔法使的弟子”。
泪:……啊咧?《灰姑娘》里有这个角色的吗?……嘛,算了。

郁:下次的舞台剧Procella全员都会出演,题材是《灰姑娘》……不知道该说很有新意还是什么好。
郁:顺便一提我所扮演的是“王子殿下”。因为预定要和“灰姑娘”夜桑在舞会的那一幕上表演跳舞,我会好好努力的!

阳:这次的舞台剧明明改编自《灰姑娘》,全员都是髭羚什么的(*1),就勉强算OK吧。
阳:但是为什么我是“坏心肠的姐姐”啊!怎么想我都应该是“王子殿下”才对啊!

夜:哎?!下、下次的舞台剧是由我来主演的《灰姑娘》!?而、而且还是Procella全员出演!?
夜:(脸红)……到、到时候要穿这么华丽的衣服吗!?……哇啊啊啊啊……

隼:哼嗯,这个剧本虽然改编自《灰姑娘》,但登场人物全是男性吗。
隼:……夜来演“灰姑娘”的话再合适不过了(*2)。顺便一提我是“恶作剧的魔法使”哦。



*1 “セローしか出てこない”,无论是译成动物名还是摩托车品牌好,哪个都很奇怪啊……总之先乱编(。
*2 隼在特殊对话里夸过夜能成为出色的灰姑娘
*3 阳在其他场合有询问玩家“我和郁哪个更有男子气概”的台词
*4 《旧版灰姑娘》or《隼德瑞拉》:av5795834

【LCxHP】魔法型星座观

之前坑掉的段子集,玩得挺开心的_(:3 」∠)_

***

分院仪式总是能够带来每个学期的第一批大新闻。

眼看着火车上结识的新朋友耶人和天马携手去了格兰芬多,雷古鲁斯此时根本坐不住了。
顶在他头上的分院帽似乎犯了选择困难症,久久不肯放人。

--真少见啊,能够同时符合四院条件的新生。

格兰芬多、格兰芬多、格兰芬多……

--你的英勇无畏足以步入格兰芬多,你的坚忍正直能让赫奇帕奇敞开大门;以你的天资与领悟能力总有一天会在拉文克劳留下功名,以你源自双亲的两种血统连斯莱特林都无法挑剔……

我选格兰芬多,谢谢。

--不再考虑一下?据我所知你的母亲毕业于拉文克劳,你的叔叔正在当实习教师曾被誉为“赫奇帕奇之翼”……

去了也不一定...

【LC现代Paro】不来占一卦吗(2)



☆☆☆

“哈斯…阿鲁迪巴,给你们添麻烦了啊。”
恢复原貌的雷古鲁斯挠着头道歉。

“没什么、我也没帮上多少忙。”阿鲁迪巴爽朗地摆摆手,“幸好只是被一个小孩看到你的尾巴,而且你也忍住了没动。”

“嗯,因为我相信希绪弗斯的说服力。”
“哈哈那几个大人都光顾着看他说话了。”
“就是不知道他和艾尔熙德现在怎么样。”

说到这,雷古鲁斯脸上又浮现出一抹愧色。

当时的情况太紧急了,希绪弗斯为了专心应对路人就将手机放进挎包里。
不料,藏身其中的雷古鲁斯被抓了尾巴后一时慌乱挂断通话,直接导致未能听完全程的艾尔熙德和阿鲁迪巴直接飞奔了过来。

--同时,也间接导致了过于紧张的艾尔熙德才刚碰到希绪弗斯,就成了后者怀里的一只小山羊。

“虽说是...

【四番茄】砂糖计划-1


第一天 无糖多糖

>>>

“红茶还是咖啡?”
我手里的菜单还竖在桌上,看起来挺活泼的侍应凑了上来询问。

大概是看我进门后就一直默默坐着,他相当热切地替我介绍了一番本周的新饮品推荐,连相配的套餐都没漏掉。
可我没什么享用美食的闲心,就干脆直话直说了:“我是受推荐过来的,听说只要坐下等一等就会有人来说明相关事项。”

“啊……”明白过来的侍应一下子僵住了笑容,“今天客人不少,不小心忘记了,抱歉……”

“没关系,只要我收到的指示没出错就好。”
“那…你要点些什么吗?”
“随便替我点一杯喝的吧,麻烦你了。”

看得出来侍应不是在找借口,这家咖啡店确实生意不错。等待对方回来的我翻着菜单,依然对在餐桌上交代工...

【LC现代Paro】不来占一卦吗

听说B站有冥王神话LC的正版,真好(*´∩ω・`)゚+.゚当初入坑时看一集挂一集的……

以下全是一时兴起的ooc小段子

☆☆☆

“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好呢……”
童虎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。

“是啊……”
在他身旁的史昂一脸茫然。

一觉醒来后发现所有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同伴们都复活过来,连身处的世界也变得异常发达却不存在任何超自然现象,这显然是做梦都不会发生的好事--当然,“梦”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考虑到掌控梦和睡眠的神都跟他们关系微妙。

虽说所有人的力量都随着时间慢慢流逝,但作为死而复生和安乐生活的代价谁都没有抱怨。

只是有一个极具限定性的副作用,让部分人非常痛心。

☆☆☆

“我明天还能再来…再带狗狗过来看一...

http://lolily.quziralab.com/doll.html

用上边的网站捏了个格瑞人偶,因为颜色太少就魔改了一下ヾ(・(x)-。)

没什么诚意的安利



安利一个小游戏

真的特别可爱特别可爱


没广告

没弹窗

干干净净


要不要氪金随你便

氪也没多少可氪的

是的也就一个氪金选项

而且平时多赢牌就能买


胜利之后还有不同的小动画

各种风格满足你不同愿望(不


玩了一天之后

我已经刷小动画刷上瘾了


除了小动画之外

还能解锁抽牌特效

是的简直就像“多罗”

仿佛打牌王附体(不是


死局了之后

恼羞成怒关掉强退

然后重新打开还会是同一局

多么贴心啊(也不是


最重要的是——


不来互相交换个码吗朋友?


【嘉瑞】私事私办-3

以后开车还是发图片版好了,方便改手癌……
神通棍play是点梗,不是我太污(´・ω・`)

碧蓝幻想·天何蓝活动剧情感想

(又名:天司长和他造的小病娇)


一入新坑就是这种又虐又酸爽的安利,其实我一开始是拒绝的。把跳掉的剧情补了后又去P站推特啃完粮食,还是莫名的空虚……天司长路西菲尔和Boss圣德芬这对真好吃啊,但是感觉糖嚼着嚼着都要口腔出血了……



(他们那么美.jpg)

总之鸡血了一天之后,决定还是把各种萌点虐点和脑洞总结一下,日后回头再虐一虐自己(不

以下内容不分先后,来源是讨论+推特+脑洞


↓↓↓


*梗概:

路西法创造了路西菲尔这个掌管“进化”的天司长,又命令他造出了圣德芬。圣德芬被囚禁在研究所里养大,而路西菲尔不止一次去看过他。

有一次路西菲尔去研究所时,圣德芬一如既往地迎上去,...

有一些想写的梗,不过还是先存到考试结束后+补完焦肉吧……

然后日常赞美喵咪后院(1/1)

整天沉迷猫咪后院,还没新房间好气哦(´・ω・`)

【嘉瑞】私事私办-2


*ABO设定原作背景,双Alpha
*无强迫情节,几乎没剧情,私设满地跑
*从这篇开始就陆续开车出车库啦,先来辆单轮车当前戏(。

绿色通道


(以及卡到现在才出车,感谢反馈「(´へ`;


有点想换某个头像了,总之先存个图,免得又误删了(就像删掉梅林大号密码截图那样……


总是忍不住想点那个气泡框

【嘉瑞】私事私办-1



*ABO设定原作背景,双Alpha
*无强迫情节,几乎没剧情也不怎么严肃认真
*不要被第一篇的话唠骗了,这就是个小车库(不

鲜嫩草莓被戳破后埋进白奶油里,清晨的露珠在花瓣上熏染开来,点滴蜂蜜与清香一片的暖茶融为一体……这样的气息突然撞进脑海中时,身体又会做出什么反应?

一次性体验了被以上全部(及其他更多)气味袭击嗅觉的神奇经历,格瑞只想回答:拒绝,你走。
——不,或许应该是“你们走”。

格瑞大步迈过地上“偶然”落下的各种满载信息素的小物件,颦眉努力不去想这是本周第几次被人定为陷阱对象。
若不是今天的狩猎已经足够劳累,他大概会选择甩道刀风这一简单清路技能。

难道不是只有极少数Omega参加大赛吗?还是说过于高压...

【赤游】投喂的可能性



*薄暮情人节快乐!( ´∀`)つ≡≡愛愛愛)Д`)
*这里没有动画的冷颜社长,只有ooc的厚颜社长,注意

🍫🍫🍫

“是为了这个啊。”
赤马用掌心接住(大概更像是格挡)游矢猛地塞过来的一盒巧克力,看起来似乎真的不知情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过来我那边?”
“……”
“游矢?”

漫不经心望了一下四周是否有人路人,游矢避开对方眼神嘟囔道:“你公司人多,影响不好吧……”

稍微前倾上身,观察着少年异常神色的赤马唇角动了动。

“也对,你的学校不用担心被太多人看见。”
“而且社会人士来找中学生要巧克力什么的完全没问题。”

“是吧,”赤马将手撑在那缩起的瘦小肩膀上方,视线与吐息都时不时缠着透红的耳垂,“……游矢?”

“...

【嘉瑞】可乘之机(续)



嘉德罗斯将那颗略费心思保住的果实在手中掂了掂,一抹夹杂了无聊与兴致的冷笑淡淡散去,如同身后埋葬过无数人的幽深洞穴。

到底是怎么将事情办好的、到底花费了多少元力?这些都已经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了。
保护,本就不是他的做法。会这么做也只能是为了享受在那之后的肆意破坏。

——就像为了追求美酒而不去践踏肮脏的野果一般。

再大的劳苦,再难忍耐的无聊,在得到千万蝼蚁中独一人的极致厮杀后,都会被满溢心神的喜悦与靥足所吞食。

只要能够将格瑞——那个强大到足以与他一斗、足以掩盖一切弱小存在带来的不快感的格瑞——彻底击垮在眼前,那么所谓的付出和代价也就成了增色的小小趣味。

重新出现在格瑞面前的嘉德罗斯,连废墟的灰烬味都还没来...

400fo达成!咸鱼了那么久挺不好意思的(●´ω`●)ゞ

【嘉瑞】可乘之机



失去力量代表着什么?

一个新人给出的答案可能是死亡。
一个低等级参赛者给出的答案可能是危机。

而格瑞此刻能给出的答案只有一个——麻烦。无尽的麻烦。

尤其是当某个不可避免变得熟悉的亮色身影就着阳光从高空降下时。
过于明艳的日光在穿透对方的金发金服后反而更耀眼了,刺得人眼眶生疼。

这人(那么闲)到底是怎么刷积分刷到排行榜第一位的?
时不时徘徊在脑海里的疑问又冒出头来,被太阳灼烧着的格瑞半垂下眼帘,使得他本就神色冷淡的脸庞上透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气。

不过嘉德罗斯显然不是会对他人脸色有所顾虑的性格。他懒洋洋走向格瑞时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愉快的。

当然了,每次见面时他都愉快得很。格瑞对这副旁人见了都要背后一凉的表情...

【赤游】红笼之间


*给薄暮暮的生贺,终于赶在这边4号结束前码完了(我有罪ry

*半架空设定,码字复健中……





赤马眼看着那颗乌黑的石子从同色木阶梯上滚落下来,在两旁昏暗的丛丛小屋间消失。

他转回身望向走在前头的瘦小男孩,对方恰好对上了视线,又继续领他走过这条红光摇曳的无人夜街。


缺乏喧闹声的夜市即便唯一的访客无意光顾,也依旧在每一处挂上了通红的灯笼——没有文字或图案,仅仅裹着一团冰冷的赤色。


领路的男孩伸出手随性拍了一下身旁的某个灯笼,似乎露出了不愉的神色:“这样不干脆,还是不像您啊。”

眸光随灯笼晃动了几秒,赤马的脸上并未挂上任何不同的表情。


“会这样对我说话,你也不太像你自己。”男孩闻言瞬间绷住了脸,若不是那副面容过于稚嫩,甚至能说得上是有些扭曲了。


“你也会对兄长埋怨了啊,零罗。”

“……”


赤马没有错过男孩不断变换的表情,却也没有表露出一丝丝失望。他只是默默跟随着恢复到无表情的零罗,心中掠过一枚下坠的石子。




像是被窗外的景色逗乐了似的,少年笑得毫无仪态可言,灯笼的红光消泯在他更为鲜艳的赤瞳中。


片刻后,他朝身旁僵坐着的少年问道:“……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呢?”

眼神中不见半分好意。


与他身形面貌一般纤细的另一名少年,无法发声,逼迫自己不去看木窗上分割开来的同一张脸。


红眸少年又笑了一阵,倾身去看对方黯淡的神情。两个相仿的身影在朦胧的红光融化在一处,如同凝固的残烛。




“您为什么要再回来这里呢……”

大概是引路快要到尽头了,零罗主动打破了沉默,仍然不愿直视身后的青年。


“因为要见你,或者救你。”

“可你知道是谁把我困在这里的。”

“但也不能任由你的人格被彻底覆盖。”

“就像……”


“——就像榊游矢那样。”

听到这个恍若隔世的名字,零罗猛地回过头去,直直撞上对方那双有什么在翻滚沸腾着的眼瞳。


“因为,因为是弟弟,你就会来救我吗……”零罗的嗓音不再清脆却依然微弱,“就像那一次没有选择游矢那样,这一次也……”


“这一次不一样了。”

“但我还是会选择救你。”


赤马无意再多说,只迈向对方面前,握住那只白瓷色的手,笔直往前走去。

几番挣扎都失败后,零罗只会绝望地垂下了脖颈,心里头深知结局终将来临,一如两旁愈发耀眼的红灯笼。


可他还是不想眼睁睁看着这个人赴死。




“真可惜啊,再多说一点就好了。”

少年不见哀色地叹息着,“明明再多说几句‘榊游矢’就能崩溃得更彻底了。”


“——那天以来他就一直恨着的吧。看着那个转身离开的背影,肯定是恨不得杀上千百回吧。”


“才不会……”另一名少年虚弱地反驳了半句,反倒令对方大笑了起来。


“你还真是变大胆了啊。”

“你才是……比我知道的要扭曲多了。”

“毕竟见多了你们这些有趣的人类。”


“让赤马零儿再一次从弟弟和榊游矢之间选择,你以为这次就能如愿?”

被禁锢的少年突然语气强硬了起来。


“谁知道呢,说不定我还是被那种多余的感情影响到了。”红色的少年敛起了笑意,眼中深邃不见底的阴影忽闪忽灭。

“只不过,上一次设下陷阱是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。”


“这次可就不好说了……”




“就算你不肯离开,至少也听我说几句。”

到底还是按捺住了心中被控制住的部分,零罗硬是停下了脚步,拽住牵着手的青年。


赤马顿了顿,给了他一个叙说的机会。偏僻的夜市随着他的静立黯淡了几分。


“就算元气大伤,逆鳞也不会放弃将敌人彻底毁灭的打算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榊游矢还是被‘他’掌控着,已经是个无法复原也没有意识的傀儡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
“只要你像上次那样坚决,只救…你想要救的人,那就应该不会有问题……”

零罗悄悄攥紧了藏在背后的手。


“那你呢,”零儿松开了牵住对方的手,“交待完后事就满意了吗。”


“我以为你至少还是明白我对你的想法的。”




好戏终于要来了——少年的脸上明晃晃挂着这样的喜色。


仿佛是攒积已久的恶意与暗谋得以一并喷薄而出一般,少年原本清秀的容颜上凝着深厚的笑容,简直达到了五官所能表现出来的极致。


“还是别那么开心的好。”


另一名少年却在心中暗暗说道。


——他不会对过去的得失耿耿于怀,更不会连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都分不清。


鲜红的灯光打在被囚者的身上,试图掩盖着那冷色调的短发与双眸。

命中注定是亲人般的相似。


——他才不会掉进你所谓的陷阱。




零罗看着青年用双手捧起了自己的脸,明明是期待依旧的情景,身体却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。


“虽然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——不、其实看到你的时候我也懂了——我还不至于异于常人到对自己的弟弟有那种心思。”

“比起你现在选择的样貌,我倒是更想见到原来的你。”


“更何况,”青年淡薄的脸越来越近,“你大概还没有感觉时间的流逝,可我已经等你等了很久了。”

“零罗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体型了。”


面对眼前茫然的“弟弟”,赤马的嘴角渐渐透出了笑意。“别这么快判定我没有反击的可能性。”


“他们这次可是都好好守在一旁的,只不过是我提出了想要跟你独处。”

“……可你、”对方急忙忙地想要辩驳什么,便被轻轻按住了嘴。


“我本以为上次放任‘它’带走你能暂时保住你的人格,没想到‘它’还是想要清除掉一切可能性。”


“也好,至少我能更早地见到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
“恢复原貌吧,至少这样我还可以——”


少年的双瞳与周遭的灯笼一起摇曳着红光,动了动唇,却不是为了吐露出违心的话语。




-END


[扫本]Debug[リカ]


*清水向的眼线本

*扫完50P后已退化成咸鱼,然而手头的本子还没扫完……


提取码是i8h5


[扫本]小さな君に愛の手を[ひつじぐみ(鈴木)]


*苗木收养子狛的架空设定

*温馨日常向,实际上狛苗只占了一个格子



提取码是9dpv

提取码能吃么


[扫本]査収せよ青春[だくはん(のののの)]


*游戏剧情向+N周目(+超游)

*清水,女装有,简略图见4p



提取码是wcbc


[扫本]スパイダーリリィ[るい(耳底)]


*未来机关设定的日狛,注意事项看2p

*不舍得撕本子,所以扫得一般般

*猜猜看4p的腹肌是谁的w



提取码是qmyg



(对薄暮大言不惭地说着本子很薄容易扫什么的,结果有30p啊……)


幸运组的魅特熊!能买到有格子纹的白色小熊真是斯巴拉西!

1 2 3 4 5 ————
©巧克力贩子 | Powered by LOFTER